纯纯负心汉

不要爱上我,我没文化还变态

【俏雁俏】非你非我

*本来以为可以一发完是我想太多了

*俏雁俏无差,大家自己避雷

*轻松向,别较真

阴雨天,男人拢着黑风衣等在咖啡店门口,他身材颀长,轮廓打眼看像是哪个电影明星,惹得撑着伞路过的小姑娘们频频回头。

绵绵雨丝洇湿了他的外套,而其本人却不以为意,只抬腕关心时间。

表盘上面沾了点水珠,他用手指细细抹去。借着天光细看才发觉,原来上面倒映的那双眉眼也并不是天生就刻薄。

这样在风中立了许久,要等的人才姗姗来迟。

来者也是位青年,白发,白衫,灰色西裤。相比黑衣男人连扣子都扣到最上面一颗的一丝不苟,这位只松松挽着袖子,露出截白得煞眼的小臂,面色不虞。

一照面,两人同时开口:

“俏如来。”

“上...

2018-08-22

【蟹牛】龙的报恩6

*被催的不好意思不更了……

留宿在别人家这种事,银燕也不是第一次,然而这回的情况有点不同,请别人吃饭喝醉酒也就算了,竟然还让对方付了账。平常他以为这种事只会发生在剑无极身上,此刻顿时有点不好意思面对袁大哥。

他从床上爬起来,将被褥工工整整叠好,才拉开窗帘。

阳光炽亮地照了进来,窗台防盗栏上落着一只幼小的麻雀,眼睛如黑豆,羽毛柔软,蹦来蹦去可爱极了。雪山银燕掏出手机给它拍照,却怎么也对不上焦,这时鸟妈妈呼啦飞来,尖喙钳着一只小虫,啾啾地喂给小麻雀,他不由屏住呼吸——

“银燕?”

元邪皇轻轻扣门,“你醒了吗。”

再回头,窗台上什么也不剩了。

雪山银燕走过去转开房门把手,之前没注意,面...

2018-07-17

被催了文我也想写啊!但是真实的卡住了。。龙的报恩本来想轻松一点的,后面怎么圆都没想,于是爽到一半就懵了。今天想好怎么圆了,但是轻松部分gg,都推了,需要一些青春疼痛情节,呃啊我苦手疼痛啊!

不上不下的半吊子说的就是我这种睿智了。最近会努力搞次更新,后面应该不会卡了,不过我也不确定,有在期待的天使们抬头看看我的名字吧

2018-07-14

【史家亲情向】叫我帝尊大人

*现代,无cp向,如果看出来了那一定是错觉

*年龄我瞎掰的

红花小区位于老城区,在B市还没有发展起来的年代,市中心基本就是这一片。那会儿还没有学区房这一说,全市有头有脸的几个官儿和生意人,基本都在这里置了房子。

史艳文次子与三子刚满12周岁的时候,正赶上政府规划拆迁,用老屋兑了挺大一笔钱。史君子一拍大腿,就在红花小区买了套三室两厅,说来也奇怪,也可能是因为风水,自从搬进去以后他就开始平步青云,步步高升,仕途一片坦荡光明。

然而就在第三年,一个算卦的路过此地,判道,天时有变,地气不稳,恐遭歹运。

史艳文自忖不是封建迷信之人,听过耳后就忘了。

第四年,他的长子史精忠高考顺利毕业,史艳文...

2018-06-16

小空喵和艳文兔



小空喵和艳文兔最近才生活在一起。

没有人关心一只喵和一团兔是怎么住在一起的,小空喵来到这个家的时候,出于对陌生地盘的警惕,他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四处巡视,黑色的身影柔软地跃上钻下,金色的猫眼中嵌着一隙竖瞳,冷漠又漂亮。

他很敏锐,扑棱了一下耳朵,悠游地晃起尾巴,向角落的窝无声地靠近。

那里有一团白色的绒毛。

仔细听,还能听到窸窸窣窣咀嚼的声音,毛绒物对猫咪总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吸引力,小空试探着伸出猫爪,尖尖的顶端在绒毛上面钩了一下。

白色的毛团颤动了一瞬,艳文兔回过头,像是在打量陌生的猫咪,空气安静下来。

小空漠然地回望,片刻后,兔像是考虑好了,叼着菜叶往喵这边蹦了一步,小空“咪嗷—...

2018-05-24
1 / 6

© 纯纯负心汉 | Powered by LOFTER